中华民族必然统一

[海峡两岸快速评论第173期]

邓小平作为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和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等党和国家第一代领导人关于“和平解放台湾”的思想。邓小平站在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高度,深刻把握了中华民族必然统一的历史必然性。

首先,统一是中华民族的共同愿望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不仅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也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坚定不移的目标。
邓小平一贯从中华民族的共同愿望出发看待祖国统一。

1982年1月11日,邓小平在会见美国华人协会主席李耀子时指出,我们思考祖国统一的出发点是“国家统一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愿望,这不仅有利于子孙后代,也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的一件大事”
1984年6月22日和23日,邓小平在分别会见香港工商界赴北京代表团和香港着名人士钟士元时指出:“实现民族团结是国家的意志。如果100年后不统一,1000年后就会统一。”
1986年9月2日,邓小平收到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迈克的报道?华莱士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指出:“统一首先是一个国家问题,一个民族情感问题。”
中华民族的所有子孙都希望中国能够统一。分裂违背了国家的意愿。
1987年4月16日,邓小平在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时指出,中国统一是一百多年来全体中国人民的愿望,“这是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中华民族的共同愿望,不是任何党派或派别的愿望,而是全国人民的愿望。”

第二,统一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复兴

祖国统一不仅是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统一的需要,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要阶段和要求。
邓小平一再强调祖国统一对振兴中国的重大意义。

1983年6月18日,邓小平在会见外国中国科学技术专家时指出:“我们都是中国人的后代。如果祖国要统一,没有统一就没有出路。”我们“都希望中华民族实现真正的统一”
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六日,邓小平在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时指出,解决台湾问题是对我们国家和民族的重大贡献。“台湾不会与大陆统一,台湾作为中国领土的地位也不会得到保证。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被别人拿走。”
现在,世界上许多人都想把台湾问题作为一个议题。
一旦台湾与大陆统一,即使它实行的制度和其他一切都将保持不变,局势也将是稳定的。
“1987年5月16日,邓小平在会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李远哲教授和哥伦比亚大学李政道教授及其夫人时指出:“祖国统一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共同愿望,中国人民的脸上已经开始有了光彩。新中国成立后,祖国统一后,中华民族的所有子孙不仅站起来了,而且飞了起来。”

第三,统一的实现取决于我们自身的发展

发展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关键。祖国统一取决于大陆自身的发展实力。
邓小平对中华民族的前途始终保持高度的信心,并一再强调办好自己的事业和经济建设对祖国统一的重要性。

1980年1月16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召开的干部工作会议上指出:“归根结底,台湾回归祖国,实现祖国统一,仍然需要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
我们的政治经济体制优于台湾,我们的经济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优于台湾。没有这个,我们做不到。
随着四个现代化的完成和经济的发展,我们实现团结的力量将会不同。
1982年9月1日,邓小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开幕词中指出,在八十年代包括台湾回归祖国在内的三大任务中,“核心是经济建设,经济建设是解决国际国内问题的基础。”
1988年5月25日,邓小平会见了捷克斯洛伐克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米洛什。杰克斯指出:“中国仍有台湾问题需要解决。”
中国最终应该统一
大陆和台湾的统一能否顺利实现,取决于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结果,以及香港经济能否真正发展。
中国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是依靠自己的发展。
“1990年4月7日,邓小平会见了泰国郑达集团董事长谢国民等。在谈到祖国统一大业时,他指出:“中国的形象仍然取决于大陆,中国的发展趋势和未来也在大陆。“最终,我们的国家将由“一国两制”统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在短期内成为一个经济强国。”

第四,统一不能无限期推迟。

祖国统一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大意义决定了实现统一的历史紧迫性。
邓小平在充分考虑了台湾脱离祖国的现状、实行不同的制度和不同的发展道路后,明确表示,在制定促进统一的政策时,统一应当耐心和灵活。同时,他明确指出,不能针对美国等外部干涉因素无限期推迟统一。

1977年8月24日,邓小平会见了美国国务卿塞勒斯?万斯指出,中国有耐心解决台湾问题,并将“更冷静、更妥善地处理台湾问题”,以改善中美关系,但“不要误解中国可以无限期推迟解决这个问题。”
此后,邓小平多次强调实现祖国统一的紧迫性。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病逝后,邓小平立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研究祖国统一形势的紧迫性。
1989年5月16日,邓小平设宴款待正在中国访问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他说他生命中唯一剩下的就是台湾问题。

第五,中国可以正视台湾问题导致的中美关系倒退

台湾海峡两岸的分离是美国干涉造成的,台湾问题一直是中美关系的焦点。
邓小平坚决反对任何外国势力蓄意制造“两个中国”,阻挠中国统一大业的行为。经过中美建交谈判和中美建交谈判,邓小平在处理对美关系时始终把维护祖国统一作为基本原则。

1975年6月2日,邓小平会见美国报纸主编协会代表团和美联社董事长保尔?米勒时指出:中美之间的关键问题是台湾问题,要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我们不接受“两个中国”、“一个半中国”和“一个中国,一个台湾”的立场,“变相形式的这种立场,我们也不能接受”。1981年1月4日,邓小平会见美国参议院共和党副领袖史蒂文斯和美国总统出口委员会副主席陈香梅时强调:“在台湾问题上如果需要中美关系倒退的话,中国只能面对现实,不会像美国有些人所说的那样,中国出于反对苏联的战略会把台湾问题吞下去,这不可能”。同年5月5日,邓小平会见美国前助理国务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时,再次重申这一观点:“十亿中国人民的感情谁伤害它都不行”,如果台湾问题处理不当,“很可能导致中美关系的停滞甚至倒退”。同年6月13日,邓小平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谈到台湾问题时指出:“对在停滞、倒退的情况下如何同美国交往,要认真准备”。同年10月18日,邓小平会见美国前国防部长、霍普金斯大学高级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哈罗德?布朗,针对美国对台军售,邓小平指出: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实际上是对中国内部事务的干涉,是给中国和平统一造成障碍和破坏。
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当,“中美关系确实有停滞和倒退的危险”,“中国的容忍是有限的”

综上所述,邓小平站在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高度,从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出发,立足于对中华民族快速发展的高度信心,深刻把握祖国统一的历史必然性,对消除海峡两岸的空迷雾,把握两岸关系发展趋势,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具有深刻的启示意义。
(作者:徐小泉,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